您的位置 首页 产经动态

云南微电影:入局者多但“好作品”少,能“讲故事”的人去哪了?

在近期于北京举办的一个全国性微电影大赛中,由云南枪花影业有限公司选送、昭通镇雄籍青年导演王志执导的《天使物语》,从3000多部作品中脱颖而出,夺得全国一等奖。 

《天使物语》获得第三届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主题微电影征集展示活动一等奖

这,只是云南微电影在全国级大赛获奖的一个缩影。近年来,云南以发展微电影为切入点,催生了一大批优秀的微电影作品,特别是亚洲微电影艺术节永久落户在云南后,云南微电影迅速发展,昆明、昭通、临沧等地已成为云南微电影发展的基地。

随着越来越多的云南微电影制作团队的优秀作品在各大微电影赛事中频频获奖,从一个侧面反映出云南微电影行业入局者众多、快速发展的良好局面,但奇怪的是很多微电影制作公司都表示拍摄微电影赚不到钱,甚至赔得血本无归,这是什么原因呢?

产量众多,但称得上“优质”的作品少

提起微电影,相信很多人首先会想到8年前筷子兄弟的那部微电影《父亲》,这部微电影延伸自筷子兄弟之前的作品《老男孩》,通过“父子篇”和“父女篇”两个短篇,以引人入胜的剧情和精良的制作给许多观众带来了感动,也产生了许多共鸣。 

筷子兄弟《父亲》微电影

王志导演本次获奖的微电影《天使物语》,讲述了一个温情动人的父爱故事。组委会在颁奖评语中如此写道:“走入生命的绝境,也不可试探法律的边缘,面对两难的抉择,守护本心,必会看到曙光。”可以说,《天使物语》是以用心的剧本和精良的制作征服了评委。

王志导演在优秀作品发布仪式现场

在云南市场,不得不提的是本土团队制作的《陈翔六点半》,这档由陈翔导演主导创作,活跃于多个新媒体平台的创意喜剧,赢得数千万观众的喜爱,至今播放量已破百亿,成为视频自媒体中的佼佼者。之后,《陈翔六点半》相继在爱奇艺推出了《陈翔六点半之废话少说》、《陈翔六点半铁头无敌》和《陈翔六点半重楼别》三部网络大电影,持续用一贯搞笑的戏剧风格来诉说一个温暖的故事,结局发人深省,也同样收获了无数好评。

《陈翔六点半重楼别》网络大电影

但也并非每部作品都能是《天使物语》和《陈翔六点半》。

“微电影制作进入门槛不高,很多人都是把微电影当做练手工具和未来执导大电影的跳板,导致的结果是从业人员的素质参差不齐,作品质量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云南有独天得厚的自然资源和文化旅游资源,有很多创作题材可以挖掘。但本土团队由于资金、剧本和后期剪辑技术的局限,很少有精良的作品产生。”王志导演感慨地说。

对于云南微电影优秀作品较少的原因,云南省影视产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彭涌先生认为:微电影主要是讲故事,云南优秀的编剧比较少,会讲故事的人比较少,资金投入比较小,所以每年优秀的作品比较少。微电影虽然小,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拍一部微电影从编剧、导演、摄影、服装、化妆、道具、剪辑,其实和大电影的流程程序是一样不少的。微电影更重要的是讲故事,云南导演还在成长当中,还在学着讲故事。同时,微电影需要在很短时间内把所有的电影元素都体现出来,很考究一个导演的功底,这也是难点之一。

赢利点少,微电影制作团队为生存“施奇招”

微电影要想生存必须有盈利来源。通过走访昆明微电影制作公司发现,目前云南微电影市场的盈利方式主要有政府主题宣传微电影招投标、企业品牌定制微电影拍摄、模板化微电影制作和私人订制微电影制作等盈利方式。

戒毒题材微电影

据了解,云南微电影拍摄的最大买家是政府部门、旅游部门和政法系统,通过微电影的形式来普法,表达政府一些诉求来展开。不过,这类项目对微电影团队的硬性指标要求很多,很多小的制作公司很难接到业务。

企业品牌定制微电影

相比于政府主题宣传微电影制作,有一些企业已经开始通过微电影进行宣传,但在云南市场比较少。

王志认为,“企业微电影是集宣传片和广告于一体的营销方式,也是两者的升华。企业可以尝试转变传统的宣传思维方式,通过定制微电影的方式,将企业精神,企业产品等企业最重要性息进行剧情化、视频化、专业化制作,这种方式能让人更好的记住,起到更好的宣传效果。”

婚礼微电影拍摄

除此之外,主打私人订制微电影也是很多微电影公司的主推业务,其中以婚庆行业的需求最大。通过走访婚庆行业市场发现,婚礼微电影拍摄已经流行,并且是婚礼中不可缺少的环节,微电影记录了新人的情感历程和对婚姻生活的美好期待。不过,昆明婚礼微电影报价普遍偏高,仅仅5-7分钟的作品起步价就要近4000元左右,再高端一点的价钱要过万,有时一部微电影的价格比办一场小型婚礼还贵。

如果觉得私人订制微电影价格高,那位于融城优郡的厚古影视3D数字化微电影体验馆推出的儿童数字化微电影拍摄体验99元套餐就亲民多了。在这里,孩子们可以自由选择激情沙漠、热天雪景、奇妙的海洋世界、一望无垠的大草原作为进行微电影拍摄场景,只需要跟随现场工作人员的引导进行表演,即可轻轻松松拍摄15秒的“影视大片”,体验当明星主角的感觉。

从总体上来看,微电影行业盈利方式比较少,很多公司都感到生存艰难。

对此,彭涌会长认为“微电影赚不到钱主要跟当下的经济形势有关,二是跟市场接轨程度比较低,现在微电影更多的是将以前的广告做成微电影。微电影公司首先加强自身的武功,会讲故事,把一个故事拍好。同时表现方式要多种多样,多与新媒体结合。现在网上比较火的李子柒,其实她的短视频就是最好的微电影的呈现方式。通过线上线下的产品延伸、产品研发开发、产销一条龙是今后微电影的一个最好的商业模式。”

加强引导,防止微电影往低俗方向发展

据了解,昆明很多微电影制作公司都是小规模的初创团队,平时为了节约公司运营成本,基本不养多余的人,遇到合适的剧本题材或项目再临时组建团队。组建团队就面临着演员出场费、剧组成员开支、场地使用费等各种支出成本,如果客户预算太低的话基本是赚不到钱。这也意味着探索更多元的盈利模式已成为制作公司的当务之急。

同时,业内专家提醒,一些微电影公司为了达到盈利和吸引眼球的目的,制作了各种粗制滥造的“草率”之作和各种搞笑的、无厘头式的、抑或随便穿越、格调低下,乃至暴力、涉黄和“打擦边球”感官刺激的“微电影”,这和网络传播的担当和主流价值观念的标准相距甚远,这种情况千万不能小觑和轻视。

云南省影视产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彭涌

此,云南省影视产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彭涌先生表示,“微电影为人民大众准备的,就像DV出现一样。DV的出现改变了电视纪录片的创作格局,微电影则使人们以更低设备要求和技术门槛拍出自己的作品。政府主管部门和行业协会应对从业人员进行系统的业务培训、讲故事方式的培训和政策的培训,防止微电影往低俗方向发展。”

头像

关于作者: 彩云说

云南经济文化发展深度观察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