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风云人物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在艰弥厉、战斗到底”,这是电影《潮州帮》众多台词中最具张力的一味。

90年代初,广东潮州一家四口变卖家产,奔赴“边城”昆明。20平米厂房在一层布料的遮挡下分隔为二,四人就此蜗居扎根。

1998年,带着老兵骨子里的那份犟劲,父亲二度创业,在关上创立昆明多宝电缆厂。出于耳濡目染,年仅十三岁的郑晓城抛去了同龄人的稚嫩与张扬,跟随厂区师傅办业务、跑市场,各项流程烂熟于心。

2003年,受“柠檬市场”冲击,根基未稳的多宝电缆一度坠入冰谷,举步维艰。

三年后,父亲身体欠佳,无力掌舵。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尚在外地读书的郑晓城与弟弟临危受命重返昆明。也正是从这一刻起,历经沉浮的多宝电缆注定不再平凡。

2020年,面对“黑天鹅事件”带来的全国市场洗牌,郑晓城没有半点退缩:“我更愿意将它称其为一次制造业的全面‘体检’,危机之下,我们能直观获悉自身存在哪些薄弱环节,及时补齐短板,只有经得起大浪淘沙,企业才能在今后的变局中站稳脚跟。”

产值50亿,破局东南亚,服务西昌卫星基地、北京大兴机场等国家重点工程……27年弹指一挥间,商海波云诡谲,每一步丈量都足见高光。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潮州胆色 一路向西

关于梦想,镌刻在郑晓城记忆深处的画面莫过于初到昆明时的憧憬。“当时我就想,全家奋斗十年,如果能在昆明住上一套60平米的‘大房’该多好。”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多宝电缆集团董事长郑晓城 瑾媛/摄

时间回到1993年,恰时,云南电缆市场仍是一片空白,对于“嗅觉”灵敏的潮州人来说,“富矿”触手可及。

也正是这一年,未满十岁的郑晓城、郑晓彬兄弟俩在父亲的毅然决定下,“被迫”告别老家潮州,一路向西……弹指间,已有27年。

“九十年代初,云南给外界的印象还是一片落后贫瘠,那时的我并不理解父亲为什么要放弃广东,举家入滇。”郑晓城摊了摊手,随即加重语调,“但姜还是老的辣,这一点,他的确看得更加透彻。”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初到昆明时,郑晓城一家住在滇池路一间20平米的厂房,决定房屋格局的唯一要素是一条布料,而两侧便是四人的起居之所。尽管如今的滇池路在城市肌理的焕新下已成为昆明当之无愧的红利带,但在那一年,这也不过是一片游离于城市边缘的茫茫田埂。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1994年,郑晓城的父亲与他人合伙创办电线电缆厂,作为经销商,从广东采购电缆在云南进行销售。然而,这样的状态持续4年后便宣告终结。对于这段记忆郑晓城没有太多细致陈述,但在他口中总有两个词被反复强调:“老兵”和“不服输”。

或许是老兵骨子里那份憋不住的犟劲,父亲在经历初次失利后,短短数月便重整旗鼓,在关上创立起昆明多宝电缆厂。恰时,郑晓城十三岁。但凡休息,他便一头扎进工厂车间勤学苦练,在叔父们眼中,这个孩子的身上淡了些同龄人惯有的稚嫩与张扬,却继承了潮州人应有的胆色。

临危受命 阵痛前行

如果说1993年入滇是郑晓城人生第一道分水岭,那2006年接棒多宝电缆,则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因其父退伍后常年在工厂超负荷工作,身心已无力再继续掌舵企业。故而,家族事业的重任便落在了两兄弟的肩上。两代接力,涅槃重生,那一年,他21岁。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瑾媛/摄

三年前,受“柠檬市场”冲击,非标产品的强势侵袭令根基未稳且一贯坚持国标生产的多宝电缆坠入冰谷。全年订单不过数十万,员工工资、运营成本、各类租金……企业已是入不敷出。

“差一点,我们就得卷铺盖走人。”郑晓城如是说。

可以看到,这样畸形的市场环境虽然逐年来有所好转,但在2006年却依然不容乐观。摆在这位年轻掌舵人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迎合市场需求,生产非标产品,降低定价;二则是恪守“老兵”诺言,在“生死边缘”继续挣扎。

“大胆地担起这份责任,大不了我们一家重新来过。”这是父亲对郑晓城说过最多的一句话,也是敲定他内心抉择最终的锤音。

多少个挣扎无眠的昼夜,兄弟俩奔波游说,始终把“品牌意识”作为第一竞争力,从原料到生产,每一环节都可以看到他们忙碌的身影。这样“拼命三郎”式的生活在持续了一段时间后,公司市场占有率未见“回血”,反而持续低迷。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黎明前的黑夜总少不了黯然神伤的味道,在两个年轻人周围不乏嘲讽和质疑。一路坚守,靠着潮州人那份不服输的犟劲,他们依然阵痛前行。

2008年,金融风暴,全国电线电缆经历大洗牌,对于部分企业而言,这好比一场炼狱,但在郑晓城眼中,却是多宝电缆屹立风口的难得机遇。

2010年,随着质量强国概念的不断渗透,加之市场监管力度拔高到一个新的层次,坚守质量品牌意识的多宝电缆正式迈入高速攀升期,每年业绩增长速呈30%至40%不等。

“大浪淘沙,这次,多宝站得很稳。”

塞翁失马 焉知祸福

产值50亿,破局东南亚,服务西昌卫星基地、北京大兴机场等国家重点工程……在定位多宝电缆的诸多词条中,能源、供电、交运、冶炼甚至军工,每一步丈量都足见高光。

近年来,着眼于打造头部优质市场,郑晓城与弟弟郑晓彬先后对接北京、上海、广东等地的电力研究重点单位,大力投入科研资金,在产品孵化方面获得多项发明专利及实用新型专利,预计2020年公司专利技术储备量将达到70项以上。与此同时,国内各行业巨头也纷纷向其抛出橄榄枝,仅2016年起,企业便6次入围广大铁路、仁广铁路相关项目的电线电缆招投标采购。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多宝电缆集团董事长郑晓城 瑾媛/摄

而说起印象最深的一次合作,郑晓城把脑海中的画面定格在了2010年。“那是双喜临门的一年,我结婚了,并且成功在南方电网中标。但是……”

他稍加停顿,转而以一种宽松活跃的语气继续说道,“但中间还是出了个插曲,我们把对方需求的铜芯线价格报成了铝芯线,两者差价近三倍。如果做,企业就得亏损四百多万,这对于我们当时的体量而言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据郑晓城口述,当时南方电网已进行了中标公布,但双方尚未签署合同。换言之,如果当即与对方进行解释,放弃执行该项合同,不仅能及时止损且合法合规。

但令人诧异的是,郑晓城并没这样做。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其实,就连对方也曾劝我放弃,他们知道铜铝芯线的价格差有多大,于我而言,亏损有多重。”

“那为什么还要继续坚持这份亏本买卖?”

郑晓城说:“一则,这是我们自己的失误,错了就要承担;二来,南方电网算是我们第一个大型国有单位客户,如果放弃,很有可能就此错过。还是回到我父亲常说的那句话——‘大胆地担起这份责任’,既然做了,那就履行。”

“结果如何?”

问到这,郑晓城的眼神中不乏自信闪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们咬着牙把这单圆满攻克,客户也刮目相看,第二年便直接邀请我们参与投标。在之后连续的几年时间里,多宝电缆在南方电网供应商列表中都位列第一,双方也由此达成了一个长期合作的协议概念。”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不难看出,在郑晓城的语境中,这次‘不平凡’的合作为企业未来的走向开辟了更多可能,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商道酬勤,透过多宝电缆日趋上行的服务链端口,诸如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中能建、万科、融创等行业巨头的身影,已然清晰可辨。

在艰弥厉 战斗到底

然而,2020年开局,又一道难关横在了郑晓城面前。

不期而遇的“黑天鹅事件”迅速席卷全国,同时,也拉开了市场经济下行的序幕。作为实体制造业中的一员,前期生产运输渠道的间歇式停滞,成为扼住多宝电缆血液输送的枷锁。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众所周知,制造业依赖复杂而完整的生产体系。由于上下游衔接不上,加之人人自危严控现金流,在春节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企业遭遇了很大的困难,停工停产一个月,大家都很无奈。”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或许是源于早前抗压能力的锻造,面对当下困局,郑晓城及其企业没有半点退缩,“我更愿意将它称其为一次制造业的全面‘体检’,危机之下,我们能直观获悉自身存在哪些薄弱环节,及时补齐短板,只有经得起‘大浪淘沙’,企业才能在今后的变局中站稳脚跟。

21岁独挑大梁,潮州“拼命三郎”何以打造云南电缆帝国?

据了解,早在复工复产的号声吹响之前,郑晓城及其团队便结合企业产能储备、物流配送以及原材料保障的实际情况,提出了“稳中求稳,以销定产”的工作方针,并以此作为企业破冰利器,随着市场回温,其业务订单量也呈现出逐步攀升的态势。

“在艰弥厉,战斗到底,我们企业就是在这样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磨练下,茁壮,扎根。2006年如此,现在亦是如此。”

头像

关于作者: hejiayan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