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风云人物

联想话别柳传志,“江湖”都有他的传说

2019年12月18日晚间,联想控股发布公告,75岁的柳传志正式卸任联想控股董事长一职。早在8年前,柳传志就已卸任联想集团董事会主席。

早在2018年底,柳传志在接受记者专访时就已经流露出“退意”。当时他表示,退休后的生活安排是自己正在着重思考的问题。

柳传志1984年创立联想,他和当时中科院计算所的同事拿着所里给的20万元创办了“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联想前身),此后历经三十余年发展,联想早已不仅是PC领域的龙头,而是手握多块金融牌照、投资百余家企业的资本帝国。

柳传志被称作“联想之父”“中关村创业教父”,也多次陷入舆论纷争,如早年间与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之间关于“贸工技“和”技工贸“的路线之争,和去年5月“5G编码投票风波”,他都以强硬坚定的姿态一锤定音。

他曾对记者形容,就像长征中的“五次反围剿”,一定要根据敌人的战术是什么,然后决定自己怎么走,而不是自己编成一套教科书式的样本,硬要那么走,那是不对的。

变革中的幸存者

联想无疑是中国科技企业发展历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柳传志也是改革开放的鼓吹者。

1944年,柳传志出生于江苏镇江,父亲是中国知识产权领域的先驱柳谷书。柳传志曾回应“对我选择影响最大的人是我的父亲”,父亲告诉他:“一个人有两样东西谁也拿不走,一个是知识,一个是信誉。”

他1966年毕业于西北电讯工程学院(今西安电子科技大学),后任职于国防科工委和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1968年被下放农场劳动。上世纪70年代重回中科院做助理研究员。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科学院院长周光召提出“一院两制”,号召科研人员科研研究、成果转化两手抓。在这个背景下,不惑之年的柳传志选择下海。

1984年11月,在中科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所长曾茂朝的支持下,柳传志及其他十名研究人员一起创立了联想集团的前身——中国科学院计算技术研究所新技术发展公司。这一年柳传志已经40岁,却是创始团队中最年轻的。

对于创业的选择,柳传志对记者解释,“我的四十多岁就相当于现在年轻人的二十多岁,因为年轻的时候没机会做事。恰逢国家改革开放,当时并没有‘让联想成为世界第一’这类特别高尚的理由,只是想发掘自己的人生价值。”

他回忆,最困难的时候自己还卖过电子手表,直到1988年,联想自主研发的汉卡才为公司赚来第一桶金。当时柳传志发现,在香港进口电脑的价格要远低于内地,于是建立了香港联想,将美国AST电脑转销内地,而联想汉字系统就是为AST电脑专门装配的中文系统,这为AST电脑此后的脱销埋下伏笔,联想也就此成为当时与长城电脑比肩的国内一线品牌。

然而好景不长,1992年国家加大对外开放,对外来的商品降低关税,同时取消了批文。“早年中关村很多企业把精力全用来弄批文、弄外汇,去赚那个钱了,这些钱我们也赚,但我们明白自己最终的目标是要做主机,是要形成自己的品牌。一旦国家的政策出台,或者外国企业进入后,很多靠不正规手段生存的企业就会荡然无存。”他谈道。

但是他比喻,跟国外的“万吨巨轮”相比,联想就像“一叶扁舟”。当时能不能抵御外部冲击,他也没底,一着急,日夜不睡觉,病倒在海军医院。后来在医院里反复跟大家研究后,决心改革组织架构,选择当时29岁的杨元庆出任电脑事业部总经理,对公司进行代理制改革。彼时,外资品牌大举进入,击垮了绝大部分的国内品牌,甚至是当时的业内老大长城电脑。但是联想站住了,1997年联想PC做到了国内市场份额第一的位置。

这场市场“绞杀”中的突围或多或少影响了柳传志对于联想未来道路的选择。

“贸工技”的实践者

 在随后的几年内,联想逐步从代理国外微机,到生产销售自有品牌PC(个人电脑),最终成为国内PC市场第一的龙头企业,并问鼎全球PC市场。

1998年,柳传志来到美国GE(通用电气)集团学习调研,成为联想命运转折点。GE是当时全球最大的能源技术和服务企业,也是最成功的多元化跨国企业之一。“将联想变为中国的GE”,这个念头之后几年一直存于柳传志的脑海里。

柳传志有现实的考虑。“1984年联想成立的时候,全世界有几万家的电脑企业,打到1997、1998年就剩几百家,直到今天惠普、戴尔和联想三大家。那些企业都哪去了?他们都曾经积极地做科技创新,想领跑,但是领跑不成反倒死了。反观GE的多元化是成功的,那之后多元化就成为我心里一个挥之不去的影子。”

2000年,柳传志将联想拆分为联想电脑和“神州数码”,分别交给了两位接班人杨元庆和郭为。外界看来,柳传志已有“隐退”之意。

然而,接下来几年联想与外资品牌的市场竞争更为惨烈,成本高企、研发落后等系列缺陷也逐渐暴露出来,联想的发展模式在之后被行业称作“贸工技”(先做贸易,再生产,而后技术研发)路线。

2004年,联想上演了一场“蛇吞象”,将行业巨头IBM的个人PC业务收购。柳传志说,这是因为他亲眼见证了英特尔跟微软形成联盟以后,与IBM、苹果、摩托罗拉三家进行对抗,最后微软和英特尔赢了,但因为后三家有底气,虽然亏了一百多个亿,但他们还活着。

联想宣布并购IBM的PC业务后,柳传志宣布卸任联想集团董事长。这是他的首次“退休”。

此后数年,联想高速发展并坐稳了全球PC行业前三的位置。但2008年全球遭遇金融危机,联想创下成立以来最大亏损——2.26亿美元。隔年柳传志再度出山,对外表示“联想是我的命”。

两年时间,联想成功扭亏为盈。2011年11月,柳传志再次宣布卸任联想集团董事会主席职务,2012年,再辞去联想控股总裁,仅保留联想控股董事长职务,2015年带领联想控股在香港上市,直至今年12月18日卸任该职务。

强硬的领导者

柳传志的强硬有目共睹。

早在1994年,柳传志和当时联想总工程师倪光南产生了严重的经营理念分歧,倪光南主张走技术路线,选择芯片为主攻方向;而柳传志主张加快自主品牌建立,发挥中国制造的成本优势。

在成立香港联想后接连亏损的两年中,倪光南将柳传志告到了中纪委。这段被柳传志称为“最麻烦的时候”的经历,也成为中国科技企业“贸工技”和“技工贸”(即市场优先还是技术优先)两条路线争斗的代表。

倪光南最终出局,联想也沿着柳传志的思路走上了“贸工技”和多元化道路。倪光南公开指责柳传志,联想宁可投资金融、地产等板块,也不愿意拿出利润来做技术研发。

柳传志有自己的担忧,当年微软与英特尔的联盟在全球PC系统路线之争胜出后,其他参战者像王安电脑、SUN电脑这些当时非常著名的公司,因为想标新立异闯出一条路来,最后没走成就牺牲了。

“他们死了可能推动了科技界的进步,使得微软跟英特尔更好地改善了自己的战略、策略,但他们确实是死了。而我希望社会进步,联想依然还活着。不创新会死,但创新可能死得更快,活着的毕竟是极少数。”

在这个考虑下,他启动了多元化布局,用其他方面的收入保证电脑、高科技创新有敢于试错的成本,否则如果企业只有一个资金来源,就会像“温水煮青蛙”一样等死。所以联想控股作为联想集团的大股东,就需要在电脑业务外的领域依然有资金、有现金流,这对联想集团本身就是个支持。

相比协调者,柳传志认为自己更像一个领导者,“领导者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什么是正确的事、用什么正确的方法去做,以及结果会是什么”“协调者是‘劝’,领导者是‘你做不做?不做玩儿去’”。

在处理前属下孙宏斌的问题上,柳传志也显得相当强硬。

上世纪80年代末,30岁不到的孙宏斌就被柳传志任命为专门负责汉卡和微机分销业务的企业部经理。孙宏斌也因出色的表现,被视作联想内“少壮派”的代表,未来很有可能接班柳传志。

但在1992年,孙宏斌因为经济问题被柳传志送进监狱。据孙宏斌公开回忆,出狱后,柳传志给了50万,联想也借了500万元支持他创业。外界称二者早已一笑泯恩仇。

2016年9月,孙宏斌的融创以173亿元收购了联想的地产项目。

投资帝国的缔造者

时至今日,联想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母公司联想控股以及负责PC业务的联想集团,最早上市的神州数码则在2018年脱离了联想控股。这些年来,联想集团也正如柳传志当年设想的那样,从投资领域切入,逐步成为一家多元化企业。

母公司联想控股聚焦于投资领域,财务投资和战略投资双轮驱动。

2001年联想控股作为母公司成立了VC(VentureCapital,风险投资)联想投资,后改名为君联资本。2003年,联想控股成立了旗下第一家PE(PrivateEquity,私募股权投资)——弘毅投资,聚焦服务于国企改制、帮助企业走向国际化,投资了包括中联重科、北京城投控股、锦江股份等多个项目。

2008年,联想控股成立了天使投资联想之星,形成了“天使投资+深度孵化”的模式。2010年之后,联想控股又进军战略投资业务,陆续投资了卢森堡国际银行、正奇金融、拉卡拉、神州租车、联泓新材料等多家企业。

据财报数据,联想控股2018年的收入为3589.2亿元,归属于本公司权益持有人净利润为43.62亿元。而联想集团收入3420亿元,净利润40亿元,相比2017年亏损12亿元大幅扭亏为盈。投资和科技已经成为联想的双翼。

回顾既往,他对记者说,如果没有早先对投资领域进行部署,联想很有可能早已不复存在。

关于技术研发,柳传志也向记者坦言,联想确实犯过错误。

“当联想真的有了条件以后,就先从产品技术入手,然后向核心技术逼近,如果真的有了能力不往前迈进的话,那是错误的。联想犯过这样的错误,是值得反省的,但是,反省是一回事,不能拿当年的事(柳倪之争)说事。”

就在柳传志正式宣布退休当晚,滴滴CEO、柳传志女儿柳青在微博发文祝贺父亲光荣退休。她在博文中表示,“恭喜75岁老爸光荣退休,祝每天老头和老太太遛弯愉快。”同时她晒出了多张与父亲及其他家人的合照。

柳传志早年就在联想内部规定:不允许子女在公司任职。因此柳家人大多活跃在投资领域。比如此前国内专车市场一度出现的“柳家班”现象:女儿柳青是滴滴总裁,侄女柳甄是Uber前中国区战略负责人,而联想则是神州租车的大股东。

在2018年底记者对他的采访中,谈及自己的退休生活,他的设想是保持学习的心态,学一两样东西;坚持锻炼身体,每天走路,将来可以打乒乓球,他有乒乓球的底子;也要保持与人交流的习惯,交一些聊得来的朋友。

头像

关于作者: 彩云说

云南经济文化发展深度观察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